恩施 企业 产品 知识 推广
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
  • 从污染源的角度来看,人们习惯于紧盯高排污的工矿企业、建筑垃圾及生活污水等,污泥的处理和二度污染则似乎被忽略。事实上,目前中国污泥产生量的与日俱增与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处理手段严重落后形成尖锐的矛盾,大量的湿污泥随意外运、简单填埋或堆放,致使许多城市“污泥围城”。

    图片不存在

    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

    城市污泥的处理目前存在的问题集中在脱水成本高,垃圾填埋场不愿意处理。大量富含有机物的污泥暴露在空气中,非常容易发臭,且不能被当做肥料来使用。这些污泥又会招来蚊虫苍蝇,农药灭虫又在无形中增加了二度污染的可能。而随着污水处理厂建立的越来越多,污泥的产量也在增加,但中国重水轻泥又缺乏足够的资金,让城市污泥处理陷入一种两难境地。

    城市污泥是严重的二次污染源,有机物含量高散发恶臭

    城市污泥有机质含量高,容易发臭。由于目前国内城市污泥产量过大,很多污泥处理场不得不将污泥露天堆放,导致臭味扰民。广州市人大代表谢宏忠曾连续多次向人大提出广州津生污泥处理厂臭气污染问题,当初这个污泥处理场选址在番禺化龙镇一带,尽管比较偏远人口较少但他们忽略了广州很多时候刮东南风,污泥臭气会随着风向波及到黄埔的大沙地、鱼珠、长洲以及珠海区的新洲街。人大代表说“臭气就像死老鼠的味道,很多人闻了之后都有胸闷、头晕、恶心的感觉。这已经不仅仅是扰民的问题了,而是害民的问题。环保项目给做成了污染项目。”

    很多城市的污泥处理场迟迟不能通过环评,就是因为臭气的问题。很多污泥处理场在夏天就成为蚊虫滋生的天堂,北京庞各庄污泥堆肥厂“一到夏天蚊虫苍蝇铺天盖地,每年光灭蚊就需要农药三四吨。”也就是说,没有及时处理的污泥可能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曾有农药厂的专家表示要杀死这些蚊虫苍蝇,可能要三四种农药联合发力,才能奏效。

    垃圾填埋场不接受城市污泥,含汞废物进入污水系统

    中国的垃圾填埋场不喜欢污泥。因为脱水后的污泥粘稠像稀汤不能堆积,且影响垃圾填埋场的机械作业,缩短垃圾填埋场的使用寿命。虽然国家新的填埋标准允许在污泥含水率低于60%的情况下与生活垃圾混合填埋,但是将导致填埋场渗滤液收集系统的堵塞,以及渗滤液中重金属的进一步升高。污泥含水率达到80%以后就很难再依靠机械脱水机进一步脱水,用加热蒸发的方法将水除掉成本高。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表示“重金属含量高”是污泥处理中的三大难题之一,在他做的调查中显示,北京某污水处理厂的污泥汞超标。但北京没有排放含汞废物企业,究其原因,可能是生活源的含汞废物进入了污水系统。《广州日报》报道2009年在广东塘厦林村和樟木头林场交界处,一家清洁公司将污泥堆放在林场中,导致污泥中的重金属渗透到鱼塘中,三万斤鱼因此翻白死亡;在春天雨水又将污泥场内的污水冲到了山坡下的果园、菜田中,很快荔枝树和菜田被毁掉。环保部门调查已表明污泥中含有有毒有害物质,如果胡乱堆放、简单处理必定会造成很大危害。

    污泥处理成本高,中国资金投入比例不到外国1/4

    曾有污泥处理方面的专家如此表示:“中国做污水处理的专家不计其数,但做污泥处置的屈指可数,更何况,做污泥处置的队伍中,专业的又有几人呢?”这是典型的“重水轻泥”现状是由于政府投资偏颇造成的。“处理1万吨城市污水,大约产生8-10吨污泥,污泥与污水的产生比例是万分之一。但‘十一五’期间,污泥处理设施的投资很少,少了一大截”。

    在国外大型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设施的投资甚至可以达到污水处理设施投资的1.7倍,但中国到“十一五”期间污泥处理设施的投资仍只有污水处理设施投资的40%。有些污水厂为了节省运行费用,甚至将已建成的污泥处理设施长期闲置不用,东部某市、河北等省市的堆肥设备闲置,厂区空无一人,甚至投资巨大的中部某省污泥堆肥厂被关闭。中国水协排水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杨向平、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教授等人认为“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

    环保部门调查已表明污泥中含有有毒有害物质,如果胡乱堆放、简单处理必定会造成很大危害。

    城市污泥处理,生物技术是主流

    污泥处理方面的专家认为,生物处理应主导城市污泥处理,这也是当下的国际主流。从城市污泥中提取氨基酸微肥,污泥中的重金属能提供植物所需要的微量元素,细菌蛋白质正好是植物所需要的氨基酸,残余污泥制作成了污水处理需要的生物陶粒,一举多得,能实现污泥的减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化。

    新工艺可抑制污泥臭气,嗜高温菌抑制硫化氢

    图片不存在

    “恶臭控制是污泥处理的关键”。污泥堆肥的臭气问题可以借助从工艺角度控制出其产生的源头,并辅以末端的生物除臭方法来解决。例如在秦皇岛的一个工程中,通过在国际上率先采用温度—氧气的实时在线监测系统,及时反馈调控发酵过程中的温度和氧气,促进嗜高温微生物的快速生长和繁殖,并保证发酵过程的氧气供应,从而抑制硫化氢等臭气的产生;此外,还使用了生物除臭装置作为控制臭气排放的辅助手段不但很好地解决了臭气问题,还做到了显著节能和降低除臭成本的效果。

    这种除臭工艺是这样工作的:先将污泥预破碎,把秸秆、锯末和腐熟料充分混匀到污泥里面,让它静态发酵,通过自动曝气系统调控氧气,防止堆体厌氧,调理堆体结构,便于及时补充氧气,匀翻后熟,鼓风曝气,智能控制引风生物除臭,废气完全可以达标排放。而且既不影响操作人员的健康,除臭成本和能耗降低80%以上,不招蚊蝇,降低对设备的腐蚀性,延长使用寿命,不靠翻抛供氧,避免翻抛导致大量产生粉尘。而且发酵时间20天,缩短67%,在-25℃的低温下也能稳定运行。

    除臭工艺是这样工作的:先将污泥预破碎,把秸秆、锯末和腐熟料充分混匀到污泥里面,让它静态发酵,通过自动曝气系统调控氧气,防止堆体厌氧。

    微生物能量完成蒸发与脱水

    通过微生物高温发酵蒸发水分的生物干化,主要是利用微生物分解有机质的过程中释放的生物能来完成蒸发脱水的过程,是一条前景看好的污泥深度脱水途径。这一过程不需要消耗化石燃料,因此能耗和处理成本较低,而且可以显著减少碳排放,如将污泥发酵产品用于草皮种植,不仅不会产生碳排放,而且每吨污泥固定650公斤的碳。

    秦皇岛污泥生物干化工程就是一个运行效果的大型示范工程。2008年,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与韩国ARK(株)股份有限公司展开合作,共同开发利用螺旋压榨技术的“移动式污泥脱水机”。两年内,分别在河北保定污水处理厂、深圳观澜污水处理厂和南山污水处理厂进行试验测试。在保定的测试结果显示,脱水滤饼含水率可达70%至65%。

    污泥和污水处理同等重要,如果污泥不妥善处置,就像污水不经处理直接排放一样。解决不好污泥的问题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实现水环境的改善,“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中国城市污泥治理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 发布:陆乙乙   点击:2716
  • 水处理工艺详解:城市污泥污染处理的问题与出路相关资源
  • 公司: 百川终入海
  • 地址: 重庆五公里回龙湾
  • 联系: 陆乙乙
  • 手机: 15927489319